我爱棋牌评测网|玖爱棋牌上级id
書趣閣_筆趣閣 > 趟過職場這條河 >第262章 面臨絕境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262章 面臨絕境

    白燕莎拎著一個小坤包,搖晃著近似麻木的身板,眼中含著淚花,神經兮兮地朝前走。

    她此刻,感到了一種茫然,不僅是孤單,更是可憐。

    誰能料到,在這個大年初一的上午,如她這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,竟然面臨著無家可歸的這種絕境。

    還有,比無家可歸更加寒心的是,從此沒了可以依托的親人。

    她這樣想著,用手擦一下眼淚。

    不僅頭暈腦脹,還覺得特別的冷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把上身的衣服裹緊一點,抬腿朝著人行天橋上走去。

    可是,這才剛走到天橋的半截處,手機突然響起來。

    白燕莎朝四周望望,見人行天橋上人很少,便掏出手機來,嘶啞的喊:“喂!”

    “燕莎呀,我是爸爸呀,你現在那里,你沒事把?”白步春弱弱地喊。

    白燕莎心頭一熱,當時便哭出聲。

    撒嬌的喊:“爸,我咋沒事,我現在就站在人行天橋上,準備往地上跳呢,你說我有沒有事?”

    “呀,傻閨女,你咋能這樣想不開,何況剛才在車上,我把你媽媽是狠狠批評一頓,要不然你媽也不會讓我來接你呀!”

    “你騙人,你和媽媽現在都不要我啦,那燕莎還活在這個世上有啥意思?”

    白燕莎這樣說著,竟然一口氣跑到人行天橋的橋面上。

    拽拽的喊:“白步春,你這個壞老頭,竟然你不要我,我就死給你看!”

    她這樣說著,真的做出個要跳橋的姿勢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她在人行天橋的橋面上,不由自主地擺出這個造型時,沒想到她此時的一只小胳膊,被一個穿著警服的女人給抓住。

    厲聲的問:“小姑娘,你要干啥?”

    白燕莎被嚇一跳,扭過頭來問:“喂,警察阿姨,你拽著我干嘛,我又不是真的要跳橋,我只不過是嚇唬嚇唬白步春這個老頭而已。”

    這位警察聽了,詫異的問:“小姑娘,你說什么,你說的這個白步春,可是住在省城的白步春?”

    “是呀,這咋的啦!”不是拖著長音喊。

    此時,手機這頭的白步春,不知道白燕莎這邊發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立刻在電話中著急的叫:“燕莎,你可別想不開,爸爸一直都是愛著你的,還有你哥哥白玉坤,差不多也快到冠城啦,你可不能做傻事呀!”

    白燕莎聽了,竟然眨巴眨巴眼睛,朝著這個女警察笑。

    這位女警察聽了,一把奪過白燕莎的手機,對著手機里喊:“白步春,你瞎叫個啥,你女兒白艷莎現在,好好地待在我身邊,你是咋搞的,怎么會在大年初一的早上,把個小姑娘給氣得茫茫叫?”

    白步春聽了,嗡聲的問:“呀,安瀾呀,怎么會這樣巧,你咋跟我家燕莎在一起?”

    安瀾聽了,在手機這邊嘖嘖嘴。

    不肖的嚷:“白步春,你廢什么話,我現在沒時間跟你貧嘴,我現在要把你家白燕莎給帶回所里,你要是想見到你家白燕莎,就到所里來找我吧!”

    白步春聽了,高興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興奮的嚷:“呀,安瀾呀,咋就這么的巧,我這剛來到你們冠城,就讓你遇見了我閨女白燕莎?”

    “狗屁!”安瀾在手機中吼一聲,快速地掛斷電話。

    轉過身子來,朝著白燕莎仔細地打量一番。

    從衣兜里掏出兩張餐巾紙,細致地給她擦著眼淚。

    悄悄的問:“咋啦,長得如此標志的一位大姑娘,咋好意思在大街上哭鼻子,竟然跟自己的父母扯謊說要跳橋,可知道你這樣一說,會把白步春給急死的?”

    白燕莎聽了,便朝著安瀾望。

    警惕的問:“呀,警察阿姨,聽你講話的語氣,難道你認識我爸白步春嗎?”

    安瀾聽了,便拉著她的小手,朝著警車里。

    生動地說:“白燕莎,我何止是認識你爸白步春,我連你養母蘭桂芬,還有你親媽王雪琴都認識呢?”

    “啊!”白燕莎不自然的叫一聲,乖乖地跟著安瀾上了車。

    上車后,見車上的兩個警察,都喊她安所長。

    她便睜大眼珠問:“呀,你就是安所長呀,我可是從陳明輝嘴里,聽到過你這個稱呼?”

    安所長點點頭,摟著她的小肩膀。

    感觸的問:“那白燕莎,我向你打聽一件事,可知道你哥白玉坤,這個年在那里過!”

    白燕莎便皺起眉毛,驚訝的問:“呀,安所長,你可真神啦,我倆這剛一見面,你都沒有問我啥,咋知道我哥叫白玉坤?”

    安瀾聽了,朝她抿著嘴笑,竟然沒有回答她。

    而是仰起臉來問:“咋樣,白燕莎,要不我打電話給陳明輝,就說你在派出所里,讓她把你接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白燕莎急速地答。

    紅著臉說:“安所長,不瞞你說,之所以剛才我一個勁的哭,就是因為白步春與蘭桂芬兩人,突然間對我不理不睬,讓我一時沖動在他倆面前,甩給陳明輝一個大嘴巴,你說這時要是讓陳明輝知道,我現在搞得這樣狼狽,他還不笑話死我?”

    “哦!”安所長吃驚地叫一聲,哄著她說:“呀,小美女,沒想到你,在這個大年初一的早上,遭受這么大的委屈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?”白燕莎好似找到傾訴的對象。

    憤憤不平的嚷:“安所長,可知道在當時,這個翻臉不認人的蘭桂芬,竟然當著我對面前說,她這次隨著我爸來冠城,主要是跟她的親生女兒譚妙玲搞團聚。”

    “嗯,這個蘭桂芬真是太過分,怎么可以當著你的面,說出這樣不靠譜的話?”安所長糾結的嚷。

    “耶,這也叫不靠譜呀,可知道這個蘭桂芬,對我可是痛打落水狗,當著我爸與陳明輝的面,竟然說我騙了她一百萬?”

    “你咋騙了她一百萬?”安瀾溫和的問。

    白燕莎聽了,忙伸個懶腰。

    不服氣的說:“安所長,不就是我跟陳明輝兩人,在‘春江花園’買的新房子,當時我兩手里只有十幾萬,你說哪夠付房子的首付款,沒辦法我才向我爸開口啦!”

    “那現在呢!”安所長緩緩的問。

    “哼!”白燕莎憤憤的嚷。

    抬高聲音說:“現在我媽,竟然要陳明輝在三天之內,把這一百萬還給她,要不然就把這套房子占為己有。”


  http://www.clwzn.tw/txt/107380/27648900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clwzn.tw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quge.com
我爱棋牌评测网 河北20选5 北京快乐8上中下稳赚 福彩开奖号和值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带连线 网易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河南脉动棋牌 山西快乐10分技巧 福建11选5走势图表 牛牛惹怒视频 千炮彩金捕鱼最新手机版 白小姐论坛资料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