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棋牌评测网|玖爱棋牌上级id
書趣閣_筆趣閣 > 空山劍雨 >第二卷 青云難上 015 離開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二卷 青云難上 015 離開

    何羨大概是覺得在沈牧之大哥一事上,自己幫不上什么忙,內心有點過意不去,沉默了良久后,告訴沈牧之:“如果你真想離開這里的話,我去幫你想想辦法。”

    沈牧之深吸了口氣,壓下心中悲痛,朝何羨點了點頭:“謝謝何羨哥。”

    何羨嘆了口氣,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夜里,何羨被人叫走了。

    沈牧之獨自坐在樓前望著漆黑夜空,想著心事。

    在大劍門的這段日子,自從他身體恢復后,修行一事,一直都比較順利。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話,他最近應該快要突破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他這個速度,是算慢還是還可以。

    不過當時玄誠說過,說他因為體內原本就有的氣不太純粹,所以想要突破開山境,邁入曲骨境,可能要比一般人慢一些。

    如今距離他開始修行,也已經有三個多月了。

    算算時間,外面已經快要過年了吧?

    他忽然有些想家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大哥此刻,是不是也跟他一樣,想家了沒有?

    淚水再一次悄然滾下。

    大哥那么好的人,為什么老天爺要對他這么殘酷?

    他望著天空,忍不住質問:你為什么那么不公平?

    漆黑夜空之中,忽然閃過一道亮光,而后傳來一聲轟隆巨響。

    沈牧之身上的氣息,驀然出現了些許變化。

    就這么不經意的,他就邁入了曲骨境。些許銀光在眼底一閃而逝,而他自己,毫無所覺。

    大劍門山門大陣外,是一望無垠的湖面。漆黑的水面下,偶爾會有銀光迅速亮起,又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忽然間,嘩啦地一聲水響,一道龐然大物身影,猛地躍出水面,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弧線后,又砰地一聲砸入湖中。

    遠處,霖棲島中央的山頂上,站著一個孤獨身影,一身黑色勁裝,一頭烏發束成了簡單的馬尾,干凈而利落。

    微風吹來,卷動身后的長發,嗅著風中傳來的那點淡淡的熟悉的味道,她微微瞇起了眼睛,嘴角隱隱露出一絲笑容。

    漸漸夜深。

    臨近子時的時候,何羨回來了。

    看到樓前閉目坐著的沈牧之,何羨愣了一下后,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他沒有打擾,而是在旁邊不遠處靜靜盤腿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第二天,當第一縷陽光越過那片桃花林,落在沈牧之臉上的時候,他醒了過來。發現自己竟然是就這么在外面坐了一夜的他,不由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不等他回過神,就聽得何羨的聲音在旁邊響起:“恭喜。”

    沈牧之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破境了。”何羨笑著提醒了一下。

    沈牧之一驚之后,趕緊檢查體內靈力,一看,果然氣海之中的靈氣多了一倍不說,原本顏色有些雜的靈氣,如今不僅純粹了許多,也凝練了不少。

    片刻的激動后,他趕緊將心神從體內退了出來,起身看到何羨身上沾染的露水后,一怔之后,頓時明白了,不由得有些感動。

    這時,何羨說道:“待會下午的時候,劍首峰那邊會派人送金國的那些人離開。到時候,我會隨行,你也跟我一起吧!”

    沈牧之自然明白何羨這句‘你也跟我一起吧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這代表著,他可以離開了。

    可是,卻是跟景和還有三皇子他們這些人一道走。

    那么,他剛離開這里,是不是就要隨三皇子他們這些人,一起回金陵?

    他之所以這一次如此迫切得離開這里,無非就是想避開三皇子他們這些人。但如果是跟三皇子他們一道離開,那他還怎么避開這些人?

    沈牧之想到此處,猶豫了一下后,問何羨:“能不能不跟金國的人一起走?”

    何羨笑了,道:“你放心。到時候,金國三皇子他們這些人不會認出你的!”

    沈牧之雖然不知何羨打算用什么辦法來讓三皇子這些人認不出他,可既然何羨這么說了,他也只能選擇信任。

    本身何羨已經幫了他許多了,他又如何能苛求?

    下午很快就到了,當初兩手空空被人從鏡湖里撈起來的沈牧之,如今離開,自然也是兩手空空。

    沈牧之猶豫著要不要去跟小平告個別,但想想,還是算了,不想再麻煩何羨。反正這一去,這一輩子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見面了。

    不見也罷。

    何羨來接他的時候,給他帶了一個包裹。

    里面東西不少,有幾身衣服,一些銀兩,還有幾瓶各種功效的藥粉,還有一張面皮。

    “把這東西戴在臉上。”何羨指了指那張面皮。

    沈牧之充滿好奇地拿起那張面皮,很薄,半透明,上面的五官看著很是普通。他有些別扭地往自己臉上戴,弄了好一會,才總算是弄服帖了,奇怪的是,這東西戴上了,竟然沒有任何的不適。

    何羨幫他檢查了一下,確定沒什么問題后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沈牧之好奇自己是什么樣,問何羨:“何羨哥,我現在是什么樣子?”

    何羨笑了:“你自己去水里照!”

    沈牧之真跑過去照了,平靜的水面上,倒映出的臉蛋,普普通通,就是眉眼看著略有些成熟,不像是十二歲男孩的臉。不過,他因為常年練武的關系,身高一向比同齡人高,所以這張臉配著這個身材,倒是也看不出什么異樣,只是他自己別扭罷了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何羨在背后催促他。

    沈牧之最后看了一眼水面,將那張臉牢牢記在心中后,起身跟著何羨,走出了桃林。而后,隨他一起,跳上了他的飛劍。狂風撲面而來,大概是有面皮擋著的緣故,倒是沒有了以往的凌厲感。

    劍首峰,轉眼就到了。

    看著廣場上已經停泊著的那艘金碧輝煌的大船,沈牧之心情忽然復雜起來。

    不能走的時候,他想著要走。

    真的要走了,忽然間,又有了些不舍得。

    雖說,在這里的這段時間,他的身份比較尷尬。可這段時間里,他的生活,很大程度上已經接近了無憂無慮。

    他可以安靜修行,一切衣食住行,也都有人安排。他什么都不用操心。何羨對他很不錯,小平也很好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大哥的事情,如果他不是沈牧之,這樣的生活,其實很完美。

    可他只能是沈牧之,他終究不屬于這里。

    尤師弟笑著迎上來跟何羨打招呼,說了沒兩句,目光就落到了跟在何羨身后的沈牧之身上。

    “這真看不出什么端倪!這假臉皮還挺有意思的,回頭我也去弄一張來戴著玩玩!”尤師弟的目光在沈牧之臉上掃了一圈后,嘖嘖了兩聲,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沈牧之沒有驚訝。

    這尤師弟看著似乎大大咧咧,其實心思精明得很。他又是掌門的關門弟子,知道這面皮的事情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都要走了,不跟你尤大哥來個擁抱?”尤師弟說著,就對沈牧之張開了手。

    沈牧之一愣,這種道別方式,他還真有些不適應。不過,遲疑了一下后,他還是上去,跟他抱了一下。

    尤師弟用力地在他后背拍了兩下。松開后,他忽然遞過來一樣東西:“送你的!咱也不能白讓你喊我一聲大哥!”

    沈牧之看向他遞過來的東西,是幾張黃符。

    他不認識什么黃符,但想來仙家門派的弟子,又是掌門的關門弟子,送出來的東西,應該都是好東西吧。

    沈牧之謝過之后,伸手接了過來。

    何羨在旁邊跟沈牧之解釋:“上面兩張是雷符。每一張雷符,都能召喚出三道神雷,每一道神雷都有風府境的威力。下面兩張是風行符,是用來提升速度的,能持續一炷香時間。符箓的用法很簡單,你只要將靈力注入其中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果然都是好東西。

    沈牧之趕緊再次感謝了尤師弟。

    尤師弟拍著他的肩膀,笑著說:“小意思!小意思!”

    三人正說著話,大船那邊有人過來催促了。

    何羨趕緊帶著沈牧之上了船。

    船內共有三層,每一層的空間都很大。

    第一層,也是最下面的一層內,站著不少人,看他們的服飾,應該都是宮里的人。三皇子還有景和,沈明溪他們,并沒有在第一層看到,應該是在上面兩層。

    何羨要往上去,沈牧之不想跟景和他們碰頭,就主動留在了第一層。

    沒多久,船身微微一震,接著周圍窗戶外的風景,就開始變了。

    人影,樹影,都在縮小。

    藍天,白云,開始接近。

    他真的要離開了。

    沈牧之看著下方越來越小的劍首峰,心中忽然涌出許多的不舍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真想一直就這樣在這里待下去。

    哪怕一直是用林軒的身份。
  http://www.clwzn.tw/txt/108356/27648886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clwzn.tw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quge.com
我爱棋牌评测网 天天棋牌 江西多乐彩 河南快三走势图查询表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 体育比分软件有什么 东方6十1中奖等级规则 辛运28结果预测 新疆时时彩app下载 鸿运彩票游戏 体彩福建22选5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