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棋牌评测网|玖爱棋牌上级id
書趣閣_筆趣閣 > 大逍遙仙 >第一卷 一襲白袍三尺劍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以假亂真的幻境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一卷 一襲白袍三尺劍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以假亂真的幻境

    “血龍令?”

    蒼老的聲音似是有些驚訝,血龍令代表著可以進入最高等級的龍血池,要知道云水學宮的歷史上,自從建立了龍血池之后,最高等級的龍血池也不過僅僅開放過三次而已,這是第四次。

    “咻~”

    血龍令抖動,自主懸空而起,朝著高大鐵門射去。“嗡~”令牌撞在鐵門之上,發出輕微的震顫,只見鐵門上蕩起陣陣漣漪,然后令牌便如同撞入了水面一般,直接沒入了鐵門之中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陣法?”

    十人中有一賊眉鼠目,身材矮小之人,眼睛炙熱的看著鐵門上鐫刻著的神秘花紋,內心激蕩,顫顫巍巍的伸出手掌想要上去撫摸一番。

    “住手,不可亂動。”

    顧國源呵斥,欲要阻止陳幻的魯莽的舉動,鐵門上設有強大的法術禁制,若是莽撞觸碰,必會被禁制所傷。

    可是顧國源的阻止還是有些晚了,顧國源口中之語還未完全落下,陳幻枯瘦的手掌已經觸及到鐵門的神秘花紋之上了。

    “嗡~”

    有神秘莫測的波動從鐵門上傳來,陳幻的手指連動,如若最優雅的樂器師在彈奏著世間最為美妙的樂曲。在這一刻,陳幻整個人的身上升騰起一種難明的氣質,仿若陣法大師,舉重若輕,得心應手。

    “咦,這小子有點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鐵門另一側,有兩老者通過鐵門看著外面的情形,在兩老者面前,鐵門如同一面鏡子般,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發生的情況,外面之人卻毫無說所覺。

    “是挺有意思的,不過這樣貌卻是差了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老者摘下腰間的酒葫蘆,往口中灌了一口,嘖了嘖嘴說道。

    “老徐,什么時候你也變得這么膚淺了?”

    老者笑呵呵的調侃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老陳,我要是膚淺當初那般多的師兄弟,怎么就和你處的好?”

    老徐徐文樂毫不示弱的反擊道。

    “老徐,你要是這樣說,那朋友沒得做了,我是缺個鼻子還是少個眼睛了?不比那小子長得好看多了?”

    老陳陳嘉誼吹胡子瞪眼的罵道,就差拍案而起了,這老徐也忒不是東西,不就仗著自己長得好看么,不帶這么埋汰人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徐文樂冷笑,兩人共守此處多年,平日里無聊吵吵鬧鬧的也都習慣了,根本不會因這幾句調侃之語而真的生氣。

    “懶得和你個老不死的多說,正事要緊,別誤了時辰。”

    陳嘉誼檢查了手中的血龍令,確認無誤后,和徐文樂聯手打出一道光柱,光柱投射到鐵門之上,有玄武虛影浮現,龍頭,龜身,蛇尾,四肢粗壯,玄武好似在沉睡中受到了驚擾,不滿的叫了一聲,搖頭晃腦,血盆大口張開,一口吞了光柱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吞了光柱后的玄武,四肢貼在鐵門上,滴溜溜的轉動了起來,沒轉動一拳,鐵門上便會傳來咔嚓嚓的響動,正反往復,轉動了六圈方才停止了轉動。

    “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徐文樂喊了一聲,聲音震震,如若雷霆,似乎直接在每個人的耳邊響起一般,振聾發聵,足以見得兩位老者的實力高強。

    “是,謝二老。”

    顧國源恭恭敬敬的抱拳感謝了一聲,也不管二位是否能聽得見,然后一把將陳幻拉扯了過來,用力推開鐵門。

    “吱呀~”

    鐵門似乎許久未動,推開有些費力,顧國源乃是法師,并沒有鍛體,額頭上有輕微的汗珠滲出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大門打開,眾人迫不及待的朝里望去,卻見門內時而驕陽當空,時而漫天飛雪,時而傾盆大雨,時而卻又春暖花開,看的眾人驚異連連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幻陣。”

    陳幻雙眼中爆發出璀璨光芒,四下環顧,打量著鐵門內部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蒼老的聲音響起,眾人卻是一呆,鐵門之內場景變化,有猛獸咆哮,有白云裊裊,卻無落腳之處,門后便是懸崖峭壁,又如何進去?

    “請二老指路。”

    顧國源躬身,抱拳拜了一拜,他也是第一次進入此地,有些不知情況,難不成鐵門內部另成世界?

    “門已開,路就在腳下。”

    徐樂文悠悠的開口說道,卻只聞其聲,不見其人。

    “二老說笑了,面前乃是懸崖峭壁,又何來路之一說……”

    顧國源話還未說完,卻見身后竄出一人,正是身材瘦小的陳幻其人也,只見陳幻一個躍步,穿過眾人,一腳就要踏入鐵門內的懸崖之中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顧國源驚慌失措,這十個人可是代表著云水學宮最高水平的學員,在沒有成長起來就折亡了,那可是巨大的損失,連帶著他的導師資格差不多也應該當到頭了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下被陳幻沖了過去,顧國源甚至來不及多做思考,一個邁步也跟了上去,想要將陳幻拽回來。可是在做出決定的那一剎那,陳幻便已經做好了準備,又如何會讓顧國源如愿?

    陳幻身形微微晃動,便是躲過了顧國源探過來的手掌,他本就是云水學宮前十名額的獲得者,實力之強,遠勝顧國源,此時有心要躲,顧國源連陳幻的衣角都不曾摸到。

    躲過了顧國源的手臂,陳幻不慌不慢,甚至還有時間整理一下略顯褶皺的衣角,然后在顧國源驚恐的目光中,一腳跨過鐵門,邁入了懸崖中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眾人驚呼,心都揪了起來,再怎么說也是同窗,自然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陳幻掉入懸崖中而毫無波瀾,唯有一人例外,那就是董弘亮,他的父親乃是校長,自然知道此處的異常,不過他不屑出這種風頭,也就沒有第一個上前。

    “咚。”

    眾人預想中的掉入深淵的情況沒有出現,腳底穿著的牛皮靴踏了過去,卻傳來踏入實地的聲音,陳幻不再猶豫,另一只腳也跟著踏了上去,穩穩的站立在了懸崖之上,這是一副很怪異的畫面,陳幻雙腳凌空,站立在懸崖之上,身上毫無靈力波動,腳下是萬丈懸崖,也就是說陳幻沒有借助外力,就站在了萬米高空之上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算是戰神也不可能做到這般,在懸崖之上不借助靈力卻如履平地,可陳幻卻做到了,由不得眾人不驚訝,九臉懵逼,滿是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這,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顧國源瞧著陳幻的背影,喃喃自語,眼前的一幕簡直顛覆了他的認知。

    “一群蠢貨,早說了路就在腳下,偏不聽老夫所言,老夫還能害你們不成?都不如這個小家伙有膽識。”

    蒼老的聲音響起,鐵門內的場景開始發生了變化,懸崖不再,異獸消失,恢復了普通的場景,兩旁是高大的樹木,一條筆直的道路直通深處,陳幻所站之地哪里是懸崖峭壁?不過是一條凝實的土路罷了。

    “這,這是幻境?”

    顧國源難以置信,他是接觸過幻境的,他主持的擂臺賽之前的巨石陣便是幻陣,可是幻陣之所以能懵逼人的五感六覺,便是要靠精神力營造出一種真實的場景,一旦使用精神力,便會產生波動,顧國源作為六階法師,對精神力自然是十分熟悉的,可是此處幻境竟然沒有一點精神力的波動,導致他下意識的便認為門中場景乃是真實存在的,失了分寸,再有后來陳幻魯莽的行為,顧國源更是沒精力去辨別是真是假,全部身心都集中在了陳幻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很不錯,竟然能看透此處的虛實……”
  http://www.clwzn.tw/txt/109286/27648906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clwzn.tw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quge.com
我爱棋牌评测网 农村养殖业什么赚钱吗 山西快乐10分 快乐12开奖一定牛 澳洲幸运8玩法说明书 官方 吉林时时彩开奖 湖南幸运赛车 老公不赚钱只花钱怎么办 快速赛车开奖官网 pk10每天赢一点就收